主页 > 行业新闻 >

双方在意的东西可以说牛头不对马嘴

时间:2018-09-29 16:0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以后可能不会再有整齐划一的怀旧情绪,只有一个一个的圈子,这可能是现代的游戏文化特征。而玩着某些游戏长大的圈内人,可能十几年过去了,还是会对当年玩过的这个游戏带有一种天然的好感,感觉很亲切——这种亲切已经超越了游戏本身的好坏,只有“自己人”才会懂。
 
  所以才会出现开头的一幕,当年玩QQ飞车那茬人,看到手游版感觉非常亲切。而那些不玩飞车的人,着眼点则是一些“历史原罪”上,双方在意的东西可以说牛头不对马嘴。
 
  9月28日是《热血传奇》18周年,前段时间为了庆祝纪念日,官方公开了传奇吃鸡版本的消息,当时我看到的是两极分化的评论:有些老玩家看到新闻表示了期待——PK、爆宝这些经典传奇元素,加上适应环境、努力存活吃鸡玩法,或许会玩起来会相当热血。而那些不玩传奇的人,则主要纳闷“怎么还有人玩这么落伍的游戏”。
 
  这就是圈内和圈外的区别,那些一上来就玩《魔兽世界》的MMORPG玩家,容易理解为什么很多人会把2002年前后和“兄弟们”一起打传奇当成不可磨灭的记忆吗,很难,就像玩鬼泣忍龙战神的人不太理解现在为啥还有很多人玩DNF。但不管圈外人多么难以理解,这些游戏情怀正在组成新时代的游戏记忆,它们没那么统一,而是更丰富了。
 
  这一幕惟妙惟肖地传递出了那种圈内才懂的感觉这一幕惟妙惟肖地传递出了那种圈内才懂的感觉
 
  作为例子,这里我讲两个真实的故事,分别是当年玩传奇的朋友A和现在玩DNF的朋友B,他们虽然已经见识过无数游戏,这两款老游戏却依然对他们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这种意义早已超过了游戏本身:
 
  在我刚接触网吧那几年,没有任何一个游戏可以像《热血传奇》一样,令到整个网吧的人一起为了特定目标(PK,攻沙,等等)而努力。
 
  传奇不是国内最早的网游,不是最好的网游,更不是唯一的网游。但是2001年末,在我们那边网吧常客的眼里,只要传奇,那就是网游;只有传奇,那才是网游。
 
  这时我的很多朋友还保留着许多上个时代的习惯,比如在网吧玩游戏”(这在当时是最时髦的娱乐),这也催生了传奇独一无二的特征:网吧行会。当时一进网吧,除了聊QQ打CS的,剩下几乎都在玩传奇。而如果遇到攻沙之类的活动,那么整个网吧都会被玩传奇的兴奋男子占据——这并不奇怪,后来LOL流行,整个网吧里都是玩LOL的——不同的是,当年这整个网吧的传奇人,都是一个行会的!记者从湖南省农科院获悉,自去年9月我国“低镉稻”培育获突破性进展后,目前已完成持续一年的多点生态试验。这意味着大面积培育“低镉稻”已有了技术条件。
 
  去年9月29日,由中国农科院等单位组成的专家组对袁隆平院士领衔、湖南省农科院“镉低积累农作物品种筛选与选育”项目支持下的“低镉水稻技术体系”进行了现场考察和鉴定。结果显示,通过该技术培育的水稻平均含镉量下降了90%以上。
 
  当时的试验虽然效果明显,但仅在位于湖南省湘潭县河口镇的一处稻田中进行。随后,湖南省农科院在位于湖南、江西和湖北3省共计8个镉污染程度不同的试验田,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多点生态试验。
 
  今年9月25日至28日,中国农学会、华南农业大学、中科院等多个单位和部门的专家对多点生态试验的结果进行了综合评议。中国科学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刘耀光等专家介绍,这次多点试验的“低镉稻”稻米镉含量均在每公斤0.07毫克以下,低于每公斤0.2毫克的国家标准和每公斤0.4毫克的国际标准。这表明,“低镉稻”在不同镉含量土壤、不同栽培方式下的表现都较为稳定,这为我国从根本上解决“镉大米”问题提供了技术支撑。有些游戏对你的意义,已经超出了本身的质量好坏。与其说是游戏,不如说是一种记忆。
 
  去年年底,《QQ飞车》手游版上线了,腾讯对这款游戏的推广力度很大,连手机QQ客户端开屏都是一整张游戏海报,而当时的玩家也很买账,日活一度非常高。
 
  当时知乎上出现了一个问题叫“怎么评价腾讯的新手游《QQ飞车手游版》”,下面涌入了很多当年的端游玩家,追忆自己当年上学时候是如何喜欢玩飞车的,讲了很多过去的游戏经历,看着十分情怀。
 
  这些回答搞得围观群众莫名其妙,因为知乎游戏区有着比较强的鄙视链,掌握话语权的核心玩家对这个游戏有点看不上,突然看到好多人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个游戏的“负面问题”,齐刷刷地表示期待和兴奋,感觉画风不对啊——“大家的游戏品味哪去了?”。
 
  两类人群的冲突与碰撞,让我想谈谈“游戏玩家的集体记忆在分裂”这个话题。其实类似的现象我早有注意,但近几年开始越来越明显,因为95后的玩家都长大了,逐渐成为主流社交媒体平台的中坚力量,但80后这一代人依然活跃在网络上,二者对于“童年美好的游戏”的记忆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发生观念上的碰撞在所难免。
 
  往前10年,这种情况难出现。当时的游戏杂志很喜欢做玩家类采访,谈到“童年的游戏经历”,几乎清一色是“小霸王开启了我的游戏生涯,后来爸爸给我买了电脑/PS”,全中国的玩家经历几乎是一样的。所以你看我们早年做红白机回顾系列就特别好使,因为这属于当年玩家的集体记忆,一说(从那个年代过来的)大家都懂。
 
  一种记忆之所以能成为集体记忆,主要跟时代有关。20多年前,娱乐手段匮乏,全国看的电视节目就那么几种,玩的游戏也就那些最流行的,火的明星就那么几个,甚至连玩具都很统一(比如全国各地80后都见过的铁皮青蛙)。
 
  时代往后发展,人们涉猎的娱乐和资讯丰富后,就很难再有集体记忆。80后长大后,出现了一批“80后怀旧网”,90后长大后,也有了“90后怀旧网”,但在规模上就少了很多。我相信等00后再长大一些,也很难有系统性的“00后怀旧网”出现,因为他们接触的东西太杂了,很少会有全国性的集体记忆。
 
  但这并不意味着新生代没有集体记忆。相反,新生代的共同记忆有很多,只是从全国性的大集体记忆,分裂成了一个个中等规模的集体记忆,种类更多样了。70后、80后一提起小时候的玩的游戏,可能大家都说红白机、街机,几乎全中国都有一个共同的游戏回忆。但再年轻一些的人们,就逐渐分裂了,有人是玩CS长大的,有人一直玩传奇,有人把WOW里的那段时光视为最难忘的游戏光阴,有人是玩《冒险岛》长大的,有人又是玩DNF长大的,还有人玩着Minecraft正在长大。而很多人游戏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两年,可能是《王者荣耀》给他塑造的。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